您的位置:新三板 融资 / 创业 / 动态 / 观点 /> 吴晓波:他生来不是让你喜欢而是让你警醒!

吴晓波:他生来不是让你喜欢而是让你警醒!

2019-10-19 11:04  来源:财经365 本篇文章有字,看完大约需要 分钟的时间

来源:财经365

财经365(www.caijing365.com)10月19日讯:吴晓波:他生来不是让你喜欢而是让你警醒!

吴晓波:他生来不是让你喜欢而是让你警醒!


如果有人评选“全球最让人讨厌的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R. Krugman)很可能会排名第一,至少肯定不会跌出三甲。

他是小布什总统最讨厌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是特朗普政府最刻薄的批评者。他对中国经济模式的轻蔑,让他失去了最大的商业票房市场。每次经济学家聚会,他总表现得跟大家格格不入。他被邀请去听苹果公司CEO的演讲,回去后写专栏,说人家一直在不知所云。

如果你对他说“不”,他会表现得比你还兴高采烈。

但是,他又是全球读者最多的经济学家,被认为是自凯恩斯之后文笔最好的经济学者,更有人认为,他是活着的经济学家中影响力最大的那一位。

读他的书,你也许会不认同他的观点,但会被他分析问题的方法和绚烂而辽阔的视角所迷倒。

1

克鲁格曼出生于1953年,是地道的纽约长岛人。在麻省理工学院读书时,就因为狂妄自大而不受同学待见。有一次申请研究生奖学金,他因为遭举报,而被硬生生地从名单中撤了下来。

毕业后去耶鲁大学教书,25岁时,他发表了一篇关于国际贸易模式的论文,后来因此得了诺奖。30岁那年,他去华盛顿担任总统经济顾问,主笔了1983年的总统经济报告。

1992年,克林顿竞选总统,邀请比他小7岁的克鲁格曼担任竞选顾问,两人主张接近,气味相投。克鲁格曼使出了全身解数助选,希望克林顿当选后能聘他当总统首席经济学家。结果,克林顿如愿跑进白宫,却把聘书给了另外一个人。克鲁格曼说:“从性格上来说。我不适合那种职位。你得会和人打交道,在人们说傻话时打哈哈。”

克鲁格曼暴得大名,是他准确地预言了亚洲金融风暴的发生。

从20世纪80年代到20世纪90年代,东亚四小龙快速崛起,东亚发展模式成为经济学界的一个显学名词。1994年,克鲁格曼却不合时宜地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亚洲奇迹的神话》一文,激烈批评新加坡、韩国等国家高度依赖政府主导的资本和劳动力要素投资拉动,因此不具备可持续性,东亚模式“建立在浮沙之上,迟早要幻灭”。

1997年,克鲁格曼出版《流行的国际主义》(Pop Internationalism)一书,再次拳打脚踢,启动“克氏批判程序”。

他拳打竞争理论。迈克尔·波特在其竞争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国家竞争战略优势》中,试图把商业界成熟的竞争理论延伸至国家治理。克鲁格曼却认为,“定义国家的竞争力比定义公司的竞争力困难得多”“……有人以为,一国的经济财富主要取决于它能否在世界市场上取得胜利,这种看法不过是个假说,甚至是完全错误的……偏执于竞争力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危险的,会干扰国内政策的制订。”

接着,他继续脚踢东亚模式。在《亚洲奇迹的神话》一文中,他直接把东亚四小龙称为“纸老虎”,他轻蔑地写道:“如果说亚洲的增长有什么秘密的话,无非就是延期享受、愿意为了在未来获得收入而牺牲眼前的享乐。”他断定,它们不可能再保持前几年的速度,甚至有可能爆发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危机。

就在此书发表的第二年,泰铢泡沫破灭,一场金融危机席卷东亚各国,克鲁格曼成了那只预见了危机的“超级乌鸦”,《流行的国际主义》被翻译成各国文字,在极短的时间里狂销120万册。

2

经济学家画像

克鲁格曼师出麻省理工学院,秉承了萨缪尔森学派的市场主张,他从不反对政府干预,但是对政府主导模式保持深刻的质疑,这既关乎政策设计的技术层面,更来自于意识形态。他在《亚洲奇迹的神话》写道:“亚洲的成功证明了更少公民自由与更多计划的经济体制的优越性,而这种体制是我们西方所不愿意接受的”。

相比于国家主导模式或波特式的竞争理论,他更信仰市场和技术的革新力,认为并非全球竞争,技术变革才是真正重要的。技术进步带来了全要素生产率的持续增长。

他多次引用同事罗伯特·索洛(Robert Merton Solow)的一个估算:在美国长期人均收入的增长中,技术进步起了80%的作用,投资增长只解决了余下的20%。

1999年,克鲁格曼出版了《萧条经济学的回归》(The Return of Depression Economics),他警告人们,现实世界正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所有问题都一针见血地涉及到需求不足。因此,如何增加需求,以便充分利用经济的生产能力,已经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了。萧条经济学又回来了。

相比于檄文般的《流行的国际主义》,克鲁格曼在《萧条经济学的回归》中回到了更具结构性的阐述。全书以很长的篇幅回顾了1997年7月1日——他称之为“世界新秩序的转折点”——以后的东亚金融风暴全景,同时专题讨论了20世纪90年代的拉美和日本经济模式。克鲁格曼试图把眼前的世界与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实现一次长跨度的呼应,从中寻找出经济萧条的共同规律,以及新的应对策略。

在书中,克鲁格曼的一些观点表达了对凯恩斯的敬意,在一个需求不足的世界中,自由市场体制是难以持续生存下去的,尽管我们已经享受了自由市场的所有好处。他因此被视为新凯恩斯主义的代表人物。

《萧条经济学的回归》没有像《流行的国际主义》那样,获得惊呼式的畅销,不过,它显然“活”得更久。进入新世纪之后的全球经济,在很长时间里并没有出现全面性的萧条,这当然不是经济学家们的功劳,而是要感谢乔布斯、贝索斯和扎克伯格。但是,局部的萧条从来没有消停过。

每当这一时刻,人们就会回想起1929年的“黑色星期二”和1997年的那个东亚夏天,然后,克鲁格曼的幽灵就出现了。更多资讯,关注财经365股票或“财经365网”微信公众号看财经深度爆文!

阅读了该文章的用户还阅读了

热门关键词

为您推荐

行情
概念
新股
研报
涨停
要闻
产业
国内
国际
专题
美股
港股
外汇
期货
黄金
公募
私募
理财
信托
排行
融资
创业
动态
观点
保险
汽车
房产
P2P
投稿专栏
课堂
热点
视频
战略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
股票
学股
名家
财经
区块链
网站地图

财经365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财经365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鲁ICP备17012268号-3 Copyright 财经3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Copyright © 2017股票入门基础知识财经365版权所有 证券投资咨询许可证号为:ZX0036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