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要闻 / 产业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逐渐衰退的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太子奶”)在经历了创始人被捕入狱、企业破产重组等一系列变故后,仍旧生存了下来。不过,太子奶这个品牌正在被消费者遗忘。

  8月1日,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管局发布两份关于乳业的飞行检查警示函,其中就有包括警示太子奶的警示函。根据警示函显示,太子奶在生产环境条件、生产过程控制等两个方面共存在10处安全风险,“多处”“随意”“混放”“管控欠严”“缺乏有效管控”等词语多次出现,通报内容勾画出了一个生产秩序混乱、管控不严的生产车间。

  自三元与新华联(5.360, -0.04, -0.74%)接手太子奶之后,太子奶的亏损几近成为三元的心病。如果将破产前太子奶的失败归咎于创始人李途纯,那么在此之后近7年的时间内,太子奶为何依旧处于迷途?“太子奶的问题,主要出在管理层,管理层的决策导致了太子奶扶摇直下。”乳业专家宋亮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不务正业”?

  太子奶的衰落早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从当年的中国乳酸菌第一品牌到现在的入不敷出,太子奶从中经历了太多的是非曲折。李途纯在出狱后,仍偶尔出现在媒体面前,欲讨回太子奶的股权和系列商标。

  2011年11月,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新华联集团出资7.15亿元与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签订协议,接过太子奶厂房、商标、专利等资产。其中,北京三元占股60%,新华联占股40%。虽然李途纯多次在公众面前爆料自己的遭遇和其背后的阴谋,但无论如何,太子奶成为了“别人家的孩子”已是不争的事实。

  对于三元来说,太子奶已成了上市公司体系内甩不掉的包袱,从2014年至今,太子奶一直处于下滑状态,除了2015财年录得5万元的净利润,其余财年全部为亏损状态。

  三元似乎也默认了太子奶的“穷途末路”,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太子奶原株洲工厂部分已变为二手车市场。而在三元2018年财报中,也对该事件做出了部分阐释,“为支持国防建设,株洲市人民政府委托株洲市芦淞区土地储备中心(以下简称“收储中心”),对公司控股子公司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位于株洲市芦淞区曲尺乡坚固村的土地进行收储,用于国防科研及配套用地。” 而在上述交易中,三元方面获得了9000万元的收购款或同等价值的财产,但因破产重整计划尚未执行完毕,该项资金已被法院冻结。

  据了解,太子奶在株洲的工厂原有四个厂区,最多时拥有超过16万平方米的厂区,而目前仅有四分之一用于生产,大部分厂区已经被政府收回和对外租赁。虽然从财报数据来看,太子奶的流动资金相对充裕,但实际上均是以无形资产与固定资产作为抵押物取得流动资金贷款。

  记者注意到,根据株洲市天元区政府网站在今年3月份发布的公告显示,目前太子奶厂区占地面积仅有199867平方米(约299.8亩),建筑物主要包括一栋动力车间、二个生产车间、一个锅炉房等部分。

  2012年,重组后的太子奶携带着新品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但在此之前的经销渠道几乎被摧毁,甚至很多经销商与太子奶还存在账务纠纷,而需要重新建立渠道的太子奶并没有得到三元的过多帮扶。

  2018年3月,太子奶重新整顿的工厂才通过了环境影响报告表的项目环评,不过,此次相关部门的飞行检查中,仍旧出现“发酵区排水处缺水封设施略有浊气”、“饮料灌装间臭氧发生器功率较小与车间容积欠匹配”以及生产环境、生产过程等诸多问题。

  三元“弃子”?

  虽然三元历年的财报中显示,太子奶会在最快的时间内扭亏为盈,但对太子奶未来的发展规划始终未有太多阐述。实际上,太子奶的营收在持续下滑。

  “三元对外并购的动作一直没有太理想,但太子奶无疑是三元并购对象中相对失败的,太子奶作为三元乳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未发挥三元当初收购时的效果,反而逐步沦落成上市公司的一个包袱。”宋亮说。

  在太子奶鼎盛之时,太子奶营收突破30亿元,而截止到2017年财年,太子奶营收仅为7800万元,较2016年的1.8亿元同比下降56.78%。

  据知情人士的透露,目前太子奶已经不在三元的直接管理之下,三元已将其承包给职业团队,所以目前太子奶的经营和生产相对独立。“太子奶的衰落主要原因出在管理层面,在被三元和新华联收购之后,太子奶原有中高层出现了剧烈的变动,企业失去了继续拓展市场的动力。由此,太子奶从全国性的乳酸菌品牌迅速萎缩成区域性品牌。”宋亮说。

  记者也注意到,在三元的财报中,存在一项“湖南太子奶管理人”的4500万元的款项尚未支付。而在太子奶进入破产程序之后,其破产管理人的整体代理费用,据称高达2000万元。

  对于太子奶常年累计的亏损和下滑,三元在财报中给出的解释也不尽相同,例如在2013年,太子奶亏损9267万元,原因是太子奶计提7086万元资产减值准备所致。换言之,三元斥资购买的设备已无法达到生产要求。而在2016年,太子奶录得5120万元亏损的原因是市场品牌投入加大,使销售费用增加。即便如此,2016年太子奶营收仍旧处于下滑状态。且在2017年财报中,对于业绩持续走低的太子奶,三元并未对其业绩低迷作为任何的相关说明。

  相比之下,作为同时期的君乐宝,虽是蒙牛控股,但却始终独立运营,其经营发展态势也不断向好。“太子奶的问题相对复杂,并不能将其归咎于三元的管理问题。在前期投资太子奶效果不佳的状况下,三元已经给予太子奶最大程度的独立运营。从目前来看,太子奶虽不至于走向终点,但相关纠纷的出现仍会阻碍其发展。”宋亮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相关阅读
  • “江南皮革厂”大结局!“黄鹤厂长”去哪儿了?

    “江南皮革厂”大结局!“黄鹤厂长”去哪儿了?

    很多人只是把“江南皮革厂”当做一个笑话,没想到,这真的是一家公司。 “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这首火遍大江南北的神曲,让“黄鹤”和他的

    2018-08-14 08:48:09 中新经纬
  • 江南皮革厂倒闭背后:民企成本飙升 利润薄如刀片

    江南皮革厂倒闭背后:民企成本飙升 利润薄如刀片

    “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倒闭了,老板吃喝嫖赌欠下3.5个亿,带着小姨子跑了。原价两百多三百多的钱包,现在通通20块……”几年前,大街小巷的皮包商贩扩音喇叭里,神

    2018-08-13 08:50:28 中国经营报 颜世龙
  • 中环富豪争夺战

    中环富豪争夺战

    寸土寸金的中环,向来都是富豪的集中地,也是金融从业者的厮杀之地。 从中环地铁站出来,沿着德辅道步行2分钟,跃入眼帘的便是恒生银行和汇丰银行在香港的两栋标志性大楼,而

    2018-08-10 08:53:01 棱镜 罗飞
  • 中粮反目又遭大额索赔 加多宝上市计划遇阻

    中粮反目又遭大额索赔 加多宝上市计划遇阻

    处于内忧外患的加多宝近日来又徒增了一分烦恼。 昔日,中粮包装(3.35 -3.46%)和奥瑞金(5.43 +1.31%,诊股)与加多宝反目开撕尚未有定论,红罐加多宝上市承诺时间已过, 市场 难觅踪迹,如

    2018-08-03 08:57:29 证券日报 夏芳
  • 十年高铁,四十年高铁梦

    十年高铁,四十年高铁梦

    在5年前,乃至更久远的日子里,北京地铁1号线和9号线尚未打通换乘,要去北京西站坐火车的小巴,常常选择在军事博物馆站下地铁,然后步行到西站。 从C2口钻出地面,我总会转身望

    2018-08-01 10:07:24 吴晓波频道 巴九灵

本文太子奶深陷迷途:卫生问题被点名 业绩下滑成三元包袱由财经365首发,欢迎转载,转载请带上本文链接。
免责声明:财经365(www.caijing365.com)发布的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 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部分内容文章及图 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 于文字、图片、图表及数据)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 性、原创性等,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联系我们或致函告之 ,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关注财经365公众号(caijing365wz),获取最优质的财经报道!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
看手机移动端,随时随地看 股票 新闻